肠内神经系统:人体第二大脑

来源:参考消息

由1亿多个神经元组成的肠内神经系统是人体内的“第二大脑”。肠胃中常有的紧张感、绞痛感或其它感受就是科学家所谓的“第二大脑”在人体内的作用。

人体的“第二大脑”由一个神经元网络构成,覆盖了整个肠道。随着对这一由重要的神经传感器组成的神经组织综合体的深入了解,科学家正在揭示出“第二大脑”的作用不只是控制食物消化这么简单。

对“第二大脑”的研究起于近20年前,并被称为“神经肠胃病学学科”。科学家发现,“第二大脑”与人脑紧密相连,至少部分的决定着人体的情绪状态,并对各个器官的健康发挥着重要作用。

正是覆盖整个胃肠道的1亿多个神经元让人体内的消化系统能够正常运转,避免了人脑对咀嚼、营养吸收和排泄过程的干预。

但胃肠神经系统的复杂作用绝不仅限于此,它在很大程度上还可以影响人的情绪。人“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感觉实际上就是胃肠道内分泌出的激素导致的一种神经紧张状态。

“第二大脑”的健康直接关系人体各方面机能的健康。科学家发现,针对抑郁症采取的某些治疗手法可能会影响到肠胃功能。一些抗抑郁药物会增加人体内血清素的含量,从而对胃肠功能造成副作用。

“第二大脑”还作用于人体器官的免疫功能。(2010-02-22)

链接:科学家发现:人有两个“大脑”

在生命体的活动中,除大脑外,脊髓的作用也极其重要。如果把大脑比喻成生命指挥中心,那么脊髓便是大脑与四肢唯一的信息交换通道。但是,通常并不能把脊髓称作人的第二大脑。那么,人体内真有第二个大脑吗?对这一听起来似乎是不可思议的问题,科学家得出的结论却出乎许多人意料———答案是肯定的。

哥伦比亚大学的迈克·格尔松教授经研究确定,在人体胃肠道组织的褶皱中有一个“组织机构”,即神经细胞综合体。在专门的物质——神经传感器的帮助下,该综合体能独立于大脑工作并进行信号交换,它甚至能像大脑一样参加学习等智力活动。迈克·格尔松教授由此创立了神经胃肠病学学科。

同大脑一样,为第二大脑提供营养的是神经胶质细胞。第二大脑还拥有属于自己的负责免疫、保卫的细胞。另外,像血清素、谷氨酸盐、神经肽蛋白等神经传感器的存在也加大了它与大脑间的这种相似性。

人体内这个所谓的第二大脑有自己有趣的起源。古老的腔体生物拥有早期神经系统,这个系统使生物在进化演变过程中变为功能繁复的大脑,而早期神经系统的残余部分则转变成控制内部器官如消化器官的活动中心,这一转变在胚胎发育过程中可以观察到。在胚胎神经系统形成最早阶段,细胞凝聚物首先分裂,一部分形成中央神经系统,另一部分在胚胎体内游动,直到落入胃肠道系统中,在这里转变为独立的神经系统,后来随着胚胎发育,在专门的神经纤维———迷走神经作用下该系统才与中央神经系统建立联系。

不久以前,人们还以为肠道只不过是带有基本条件反射的肌肉管状体,任何人都没注意到它的细胞结构、数量及其活动。但近年来,科学家惊奇地发现,胃肠道细胞的数量约有上亿个,迷走神经根本无法保证这种复杂的系统同大脑间的密切联系。那么胃肠系统是怎么工作的呢?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胃肠系统之所以能独立地工作,原因就在于它有自己的司令部———人体第二大脑。第二大脑的主要机能是监控胃部活动及消化过程,观察食物特点、调节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分泌。十分有意思的是,像大脑一样,人体第二大脑也需要休息、沉浸于梦境。第二大脑在做梦时肠道会出现一些波动现象,如肌肉收缩。在精神紧张情况下,第二大脑会像大脑一样分泌出专门的荷尔蒙,其中有过量的血清素。人能体验到那种状态,即有时有一种“猫抓心”的感觉,在特别严重的情况下,如惊吓、胃部遭到刺激则会出现腹泻。所谓“吓得屁滚尿流”即指这种情况,俄罗斯人称之为“熊病”。

医学界曾有这样的术语,即神经胃,主要指胃对胃灼热、气管痉挛这样强烈刺激所产生的反应。倘若有进一步的不良刺激因素作用,那么胃将根据大脑指令分泌出会引起胃炎、胃溃疡的物质。相反,第二大脑的活动也会影响大脑的活动。比如,将消化不良的信号回送到大脑,从而引起恶心、头痛或者其它不舒服的感觉。人体有时对一些物质过敏就是第二大脑作用于大脑的结果。

科学家虽然已发现了第二大脑在生命活动中的作用,但目前还有许多现象等待进一步研究。科学家还没有弄清第二大脑在人的思维过程中到底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以及低级动物体内是否也应存在第二大脑等问题。人们相信,总有一天,科学会让每个人真正认知生命。

为此,科学家发出呼吁:“爱护肠胃!爱护自己的第二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