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临床报导

重用生地辨证治疗银屑病的经验体会

更新时间:2021-05-22   来源:网络

银屑病是一种常见的反复发作性皮肤病,素有“顽癣”之称,目前乏特异性治疗方法,尤其是病程长的或经过各种治疗效果欠佳者更属疑难顽症,等者经多年临证探索,采用重用生地组方结合辨证治疗该病取得较好效果,经治者均有效,其中大多获临床治愈,现将粗浅体会介绍如下。
一、治疗方法
基本方药:生地、紫草、茜草根、大青叶、黄芩、土茯苓、红花、白花蛇舌草、半枝莲、蝉蜕、丹参、白鲜皮、赤芍。
辨证加减:血热证加槐花、知母、丹皮等清热凉血;血燥甚者加沙参、元参、首乌等滋阴润燥;伴湿热加薏苡仁、萆薢、黄柏等清热利湿;火毒炽盛加金银花、连翘、黄连等泻火解毒,痒甚者加用苦参、白芷、防风等祛风止痒;兼瘀者加用莪术、山豆根、蜂房、姜虫等化痰软坚,活血化瘀。病之者无论是否有虚象均加黄芪、当归等以扶正,巩固疗效,增加免疫机能。

临床运用:全方以生地为主药,用量从50g开始,以后递增,根据病情、病人体质及耐受情况决定用量,最大量可以用150g,其它药味可以辨证加减,疗程为一个月。对病程长、症状重者可治疗3至5个疗程。守方服药。治疗期间不用其它内服及外用药物。
二、典型病例
病例1,刘某某,女,45岁,牧民,1995年4月6日初诊。患者于一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全身突发红疹,伴瘙痒和周身关节疼痛,经当地卫生院按过敏性皮肤病治疗一周未效。具体用药不详。皮疹开始为散发小丘疹,后逐渐增多、增大变为红色,上覆白色鳞屑,揩之出血,四肢远端皮疹变为脓疱样。经某院皮肤科诊断为脓疱型银屑病伴关节炎,治疗2周,关节痛有所减轻,皮疹比以前更甚。建议其转外地治疗。患者因家境困窘,无力转诊,经他人介绍来我处求治。
刻诊:皮疹遍及全身,但未融合成片,均为红色小丘疹,包鲜红,伴大量鳞屑,指(趾)端与足背、手部及膝关节部位可见多个脓疱样皮疹。患者自觉剧痒,伴轻度疼痛,夜难入寐,四肢小关节疼痛,未见红肿。证见低热,心烦、口干、小便黄赤,大便稍干,舌边红,苔黄白相兼,脉细数,体温38.2C,其它检查正常。辨证属于火毒炽盛,搏结肌肤,不能透达,使皮肤损伤,累及四肢关节。治宜清热泻火,凉血祛毒。用主方去红花、蝉蜕,加入黄连,大黄,金银花,金银藤,连翘,连服9剂。4月16日复诊,皮疹颜色变淡,脱屑减少,未见新发疹,脓疱已结痂,瘙痒减轻,再用前方加槐花、络石藤、羌活等加减,调理20天,皮肤完全恢复正常,临床症状全部消失,已获痊愈,追访2年,一直正常。
病例2,赵某,男,19岁,高中学生,1993年6月23日初诊。患者11岁患银屑病,先后去过多家大医院诊治,用过多种中西药物,病情始终未减,近年有加重趋势,患者面临高考,精神紧张,瘙痒更剧,身心疲惫,情绪低落,学习成绩也下降,对前途和生活失去信心,认为治愈无望。经家人劝说,抱着试看心理来诊。刻诊:皮疹遍布全身,头部和胸腹部、腰背部为多,大多已融合成片,呈地图状或钱币状,色白,较坚硬,高出皮肤表面,上覆大量鳞屑,脱落鳞屑污染床褥。疹间边皮肤呈黯紫色,新生皮疹较少,皮肤干燥少汗,可见狐痕,寐少纳差,舌燥口干,舌质暗红,苔少有裂纹。便秘,尿少而黄赤,脉细涩。证属血中燥热,病久入络,邪毒遏伏,肌肤损伤。治宜养血活血,滋阴润燥,清热止痒。用前方重用生地治疗。根据证候加入首乌、元参、莪术、皂刺、豆根、蜂房。治疗一个月时生地量递增至150g。诸证已有所改善,守方服药至3个月,皮疹已全部消退,恢复正常皮肤。追访5年,病未再发。
三、体会
由于银屑病病因复杂,临床缺少特异性治疗方法,现阶段医患大多认同用中医药治疗治疗该病,按中医理论,该病病机总由营血亏损,生风生燥,肌肤失养所致。临床虽可分为血热、血燥、湿热、瘀血等多种证型,营血亏损是其主要病机,滋阴养血清热是其治疗的基本原则方法。生地味甘凉,具滋阴清热养血凉血之功,《本经逢原》云“干地黄,内专凉血滋阴外润皮肤荣泽”,用治该病最为合拍。另据文献报道,生地有增加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这与现代治疗银屑病的观点相符合,用生地配以大剂清热凉血,解毒祛风诸药同用,亦取“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意。生地用重剂,取其力专效宏,因银屑病属“顽证”,热燥瘀证象均很明显,非轻剂所能奏效。生地虽滋腻,碍胃,伤脾,可致纳呆,大便次数增多,但用逐渐增量的办法使患者适应,一般不影响治疗。也可以适当加入小量砂仁、木香、陈皮等行气开胃药做为佐治,或减少方中其它的寒凉药物等以求患者适应,保证生地足量。经过临床验证,长期服用未见其它反应,另据本人经验,治疗本病不宜操之过急,必须坚持治疗,守方服药,疗程不能少于一个月,以防复发。临证时也曾有过服药数剂即基本治愈者,为巩固疗效,也要求患者服药够疗程再停药。能有效地防止复发。笔者10余年来治愈该病已超过百例,所总结的经验一是用重剂生地,二是守方治疗。因限于条件未能对所治病例进行完整、科学的实验统计找出更简便的方法提高疗效,仅做为个人粗浅经验体会总结来介绍给同道,不当之处,敬请行家赐教。(内蒙古,陶井山,王贵义)


名中医治疗皮肤病的临床经验,重用生地凉血清热效果佳
朱老治皮肤病,惯用生地,药量既大(多在30g以上),使用范围亦广,常为同道们所瞩目。问曰:“生地首载于《神农本草经》,性味甘苦而寒,有清热凉血、养阴润燥作用,历代沿用至今,您善用此药治疗皮肤病,其理何在?其经验可授之乎?”答曰:“因考虑到疮疡皮肤病血热所致者颇多,故喜用生地作为凉血清热的主药。临床上凡遇血热证者,除重用生地外,常与丹皮、赤芍二药配伍,收效颇为满意。”

问曰:“配丹皮、赤芍又有何妙用哉?”朱老曰:“有热当清乃为常法,但热与营血交结,情况就复杂了。虽然《素问·调经论》有‘血气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不能流,温则消而去之’之论,但是热乃温之甚,血遇热失其度而妄行,或邪热煎熬营血而滞涩,故在重用生地的同时,配丹皮、赤芍既可加强凉血清热的作用,又能活血散血,以防火热煎熬,营血疲滞。此即取叶天士热入血分‘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之意。”在临床上常见因某些药物而引起的药疹,周身泛起弥漫性大片红斑,中医称为中药毒。此系内中药毒,毒人营血,血热沸外走肌腠所致。朱老常用自拟的皮炎汤(生地、丹皮、赤芍、知母、生石膏、银花、连翘、竹叶、生甘草)治之,多能应手而愈。另外,由于心经有火,血热生风引起的皮肤瘙痒症、皮肤划痕症等病,每以《外科正宗》消风散化裁治之。但常加大生地的用量,以增强凉血清热作用,往往能收到满意的疗效。

又问:“您用生地治疗其他皮肤病的经验如何?”答曰:"据有关文献记载生地尚有‘润皮肤燥、去诸湿热’《医学启源》,‘内专凉血滋阴,外润皮肤荣泽’《本经逢源》等功能,所以也用生地与相应的药物相配治疗湿疹、银屑病以及剥脱性皮炎等病。”例如,内中药毒重证,由于毒热内炽,伤阴耗血,肌肤失养引起的剥脱性皮炎;银屑病由于外用药不当引起的红皮症,皮肤层层剥脱或皮肤大片潮红层层脱屑,皆系血热生风、风燥伤阴之证,朱老拟增液解毒汤治之:方中重用生地,并与元参、麦冬、花粉、石斛、沙参等药配伍,此处生地的作用,在于滋阴润燥。又如,湿疹渗水日久,伤阴耗血,而湿性黏腻难除,往往使病情缠绵不愈,出现舌红绛、苔根部稍腻等症,朱老拟滋阴除湿汤治之。方中生地、元参、当归、丹参滋阴养血,配合茯苓、泽泻淡渗利湿,此处重用生地,其作用在于滋阴而兼能除湿。以上所举,足可见吾用生地之大概也。